沈周笔下《杨梅图》——“我爱杨家果,丸丸绛雪丹”_李濂

6月

沈周笔下《杨梅图》——“我爱杨家果,丸丸绛雪丹”_李濂

沈周笔下《杨梅图》——“我爱杨家果,丸丸绛雪丹”_李濂
沈周笔下《杨梅图》——“我爱杨家果,丸丸绛雪丹” 在沈周看来,杨梅果实从青变紫的生长阅历像极了读书人的抱负生计——“自幼好着青碧衫,壮亦绯,老服紫縠裘。”但实际总是如此严酷——那些终究凋谢在山野之间的杨梅,化身为“负才不遇、藳死山林者”的标志与描写。而人间像这样的“杨梅”,“岂一枚也哉? “江南花果树,珍异属杨梅。沈老挥毫顷,能移数颗来。”日子于弘治至嘉靖年间的开封人李濂(1488-1566)面对着沈周所绘的杨梅图,幸亏总算能完成“移栽”杨梅的梦想。 李濂与沈周并无交集。后者于正德四年(1509)逝世时,前者还在老家读书。传说七岁便 “可诵千言,九岁能为诗”的李濂并未在科考上耽搁太久。正德九年(1514),二十六岁的他便得中进士,由此敞开官吏生计。正德十六年(1521),李濂到差宁波府同知。在这儿,他得以遇见心中“珍异”的江南杨梅。 杨梅 以太湖沿岸为中心的江南内地,至今仍是最主要的杨梅产区。依据沈周的考证: “杨梅家湖之弁山,其族衍于杭、于苏、于明(即明州,宁波古称),林林然号为蕃盛。”他以为,杨梅发源于湖州的弁山,随后播迁于苏浙,以致 “一支至后代数百不止。” 明 沈周《花果二十四种卷》(部分),上海博物保藏 李濂在宁波做了两年多的官就调任山西,而杨梅却一直触动着他的心弦。比较之下,相同任职于北方,在北京当官便可有时机沾沐皇恩,品味到鲜美的杨梅。李东阳曾在一次文华殿讲筵往后受赐杨梅,为此他写下 “官河催载满船冰,十月(别本作“五月”,应为五月)杨梅入帝京。”的诗句。作为重要的南边贡果,杨梅一直享有优先漕运的权力。或许由于实在是甘旨,李东阳吃着杨梅竟 “沁齿不知红露湿”。 杨梅干 在北京,想吃到鲜杨梅实属不易,李东阳称其 “价比隋珠”,日常的解馋还得另想办法。一天夜半,朋友于乔专门送来一坛杨梅干,令他感谢不已,匆忙作诗酬报。这些杨梅干 “霜干浅带层冰结”,应是经过腌制后的容貌。腌制后的杨梅得以保存更长时刻,虽别有风味,但却失去了诱人的汁水。 李东阳《赐杨梅》,《怀麓堂集》卷十七 杨梅易烂,保质期短,即便在原产地,人们也面临着相同的困扰。除此以外,绵绵的梅雨和争先恐后的鸟类也是收成杨梅的天敌—— “鸟口夺生鲜恐烂”,沈周也曾为此忧心如焚。为了完成 “龙睛藏熟久还宜”的方针,经过简略熏制而成的“薰杨梅”应运而生。 新杨梅,作者供图 比较于鲜杨梅和杨梅干,薰杨梅 “肉都不走丸微瘦,津略加干味转滋。”尽管相同会丢失一些水分,但仍保留了鲜杨梅湿润的口感。姑苏的薰杨梅在正德年间便被作为土特产载入《姑苏志》,并称“家造者尤精”,而沈周的上述诗句也如广告词一般被收录于同书之中。 明 沈周款《杨梅图》,私家保藏 当然,身在吴地的沈周有满足的自在和便当品味新鲜的杨梅。 “摘落高林带雨枝,碧烟蒸处紫累累。”他笔下的杨梅时节栩栩如生,如此诱人。杨梅见红,整个江南都为之烦躁。 弘治十五年(1502)五月下旬的一天,沈周的忘年交薛章宪丢下手中的耕耘,冒着暑热从江阴发舟,特地赶到姑苏采摘杨梅。“嗜食杨梅”的他,到了之后才发现仍是来晚了一步—— “时采摘殆尽,仅获一丸紫而大者。”沈周以 “千树已空嗟太晚,一丸聊足记曾过。”之语安慰绝望的朋友,并绘一画聊资留念。这件名为《杨梅村坞图》的立轴著作今日保藏于安徽博物院。画面中,薛章宪的小舟系于岸边,自己则面朝着杨梅树林俯首仰视。仅仅树上一片冷清,与主人公满怀等待的神态构成反差。 明 沈周《杨梅村坞图轴》,安徽博物院藏 薛章宪访杨梅的当地,很可能是姑苏西郊的光福一带。这儿至今仍是杨梅的主产区。正德《姑苏志》说杨梅 “出光福山铜坑榜首,聚坞次之。”铜坑山与聚坞山都是光福境内的丘陵,沈周曾多次畅游于此,并描述这儿的环境为 “群山西奔驻湖尾,通川夹山三十里。”尽管风光秀美,但杨梅肯定是此地引人入胜的重要理由,例如吴宽就曾有 “铜坑山下摘杨梅,曲径人从树梢来。”的诗句,他乃至还曾向光福的张姓朋友请求杨梅树,意欲移栽到祖茔之中,亲身培养。由于有利地势之便,吴宽完成了自己的愿望,而后来身处北方的李濂,便只能看着沈周的杨梅图垂涎兴叹了。 明 沈周款《杨梅图轴》,私家保藏 款识: 我爱杨家果,丸丸绛雪丹。溪园只宜种,只作画图看。成化戊戌(1478年)五月望日,偶忆杨梅而山人忽送至有竹居。食之虽甘酸相半,而情则厚也,因作此酬之,长洲沈周。 “我爱杨家果,丸丸绛雪丹。”在现存的两件传为沈周所作的《杨梅图》上,都留有这样的题诗。不过,沈周对杨梅的爱,并不仅在于它的外观与甘旨。在沈周看来,杨梅果实从青变紫的生长阅历像极了读书人的抱负生计—— “自幼好着青碧衫,壮亦绯,老服紫縠裘。”但实际总是如此严酷——那些终究凋谢在山野之间的杨梅,它们 “遗落于风雨空山,委蜕草莽间,餧(同“喂”)诸鸟雀蝼蚁,无亲无疏,玉石俱焚,亦所甘愿焉。”由此化身为 “负才不遇、藳死山林者”的标志与描写。而人间像这样的“杨梅”,一如沈周所叹—— “岂一枚也哉?” (本文经授权转刊自吴中博物馆公号,系“跟着沈周逛江南”系列文章之一。作者系中心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图书馆副馆长,中心美术学院博士在读) (本文来自汹涌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汹涌新闻”APP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